淳熙八年

无人气朋克养生博主

以前叫她清和太太
现在叫她清和老师
她是真的金子
她永远在发光呐
得遇清和,三生有幸

今天是我男人生日
就算掉粉我也要发祝福
生田斗真34岁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会大放异彩!!!
——来自永远爱你的生田太太

吃下这对白元cp
我们就是过命的交情





云横秦岭家何在
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
好收吾骨瘴江边

三周年
愿英雄们安好
前路漫漫风尘掩,幸得知己长精神

从前群峦叠嶂的山前低矮楼房中
有一座高楼透出烛光
那便是天地间的灯塔,瑶台月下的云楼

而高山低谷前
当星星点点的灯光亮起楼房
山便成了此间的寄托

今天仍然是个好日子

幻想着 十二月 上世纪的两个少年
轰动维港的夜
                                 ——《一九八七》

曾和你嬉笑共搭城巴十二年
皇后道没皇后,喜帖街没喜帖
为一个名字,以为世界都要真实

光阴不怕失败,少年不怕野
像冰山火种深埋更炙烈
究竟值不值,摧毁一生灿烂一天

或曾想沿铁路寻找异乡的海平线,
观一场对岸正下的雪

幻想着,十二月,上世纪的两个少年
轰动维港的夜

不曾想本世纪初故事就宣告瓦解,
谁消失在起雾的长街
谁转身接过假面戴上登到台前
各自辗转天边

同一个地点同样故事换人演,最佳的悲剧喜剧也许在人间
在他人手里,回顾你褪色的照片

多年来也学会吐完美烟圈,还学会娱乐大众没知觉
早已无趣到,不需情话伴着入眠

在某年某月听闻近况不应该祝福,彼此渐老只有我听出
侧过头,走过坎,
和众人说几句笑谈,狠下心来进餐

多年后禁忌仍是话题却挑剔容颜,聚光灯下看岁月流变
终于有勇气承认和某君这辈子,有段抵死缠绵

化身成细雪细吻过你晦暗的脸侧,为憔悴道歉也没奈何
我哭你,你哭我
电视上滥情的戏码,什么时候改过

似飘樱对风忘情高歌有万人应和,在巅峰时刻走下宝座
夜深十二点钟东京铁塔某一座
看我为你坠落。

犀渠玉剑良家子,白马金羁侠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