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熙八年

无人气朋克养生博主

宴安时节 三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望海潮》

琅琊山上天色已然彻底沉了下去,中秋之夜满月当空,山顶风动衣袂,却可观见远处城池万家灯火,车水马龙人海如流,却听不见管弦丝竹,唯有耳边忽忽而过的山风声,翻动松涛。

蔺晨与明楼二人并肩驻足在山顶前,远眺这一派盛世太平的景象,流光浮盏般从目光那头送至极目处,连绵不息。

“景琰见了不知有多高兴。”蔺晨慨叹,“他自继位以来,几乎没歇停过。”

远处街道很亮很长,看得明楼有些恍惚。

“这么多年,我和景琰一步一步走来,看惯了尔虞我诈明争暗斗。”蔺晨远望灯火通明的夜市,“对这些事,他有自己的主见,长苏拦得住他,我却不能。”

“我常说长苏像是老妈子,什么事都给景琰安排得满满当当,生怕他走错了哪怕半步。”

“可我觉得,就是多走错几步又何妨呢?”蔺晨用打量的眼光,偏头看着远处繁华喧嚣的城池,“景琰自有他应该承担的东西,况且他也不是那种承担不起的人。”

“我答应他要一起走下去,就下定了决心,要他做自己想做的事,要他当一个万民敬仰的好皇帝,要他正真拥有属于自己的江山。”

“开始还时常伤怀难得见面,他有他的庙堂,我有我的江湖。我不应去打扰他成为一个勤政爱民的皇帝,我也不能因他坏了琅琊阁不问朝政的规矩。”

“不过溥天之下,莫非王土,我是他的子民,住在他的国家里,想通了,也就只隔着几座山几条河罢了”

“朝堂之高,庙堂之远,何处不是家?”

明楼转过头来望着蔺晨的侧脸,一双眼中流转着人间山河,明楼琢磨着有那么一个词能形容,叫怅寥廓。

“蔺阁主,倒是很健谈。”明楼嘴微笑成一字侃道。

“都憋了一千多年了,能不健谈吗?”蔺晨打住了凝重的面色,视线也从缥缈的过往中收回,又是嬉笑模样,手中的扇子冷不防打了下明楼胸口。二人站于山崖边,两影孑然,愈觉月光明亮颢然。

明月当空,中秋到了夜晚仿佛才真正是中秋。

夜气始寒,明楼宽大的裤腿开始有风窜过,脚底也感受到阵阵寒意,由下而上刺激到大脑神经,明长官不禁打了个激灵。

而一旁的蔺晨,看风景看得很是入神,让人难打扰他,生怕扫了兴,他不肯帮忙似的。或许求他帮忙的人多了,他便成了这样的风格,傲气,却教人服气。至于明楼,他也不知道要找蔺晨帮什么忙,不过他肯定这个帮忙,他需要。

“难不成要赏一晚上的月?”明楼虽是不好意思打扰,但山中入夜,气温着实寒冷不少。

忍了很久,还是问了。

蔺晨噙一抹笑意,拿扇子打了明楼肩膀,若无其事道:“那走呗。”转身向扶疏掩映的回路走去。

明楼被扇子一打反应过来——这是耍人呢,装得一副入神模样,其实就等自己实在熬不下去了,为难开口。

明楼跟着追了上去,看见蔺晨蓦然回头止步,突然问道:“如今可算,盛世家园?”

明楼停下了脚步,背后浮水流盏灯火通明的城池似闪着点点金光,画卷般卷轴铺开在他眼前,歌舞升平的盛世,安稳熙攘的,熟悉的,

家园。

院落内月华满地,秋来初开一两朵的菊花被月光映得皎白,四方石桌上明楼趴得安稳,散落下地的信被残留的雨水沾湿,寒意逼人。

廊道转角里一个高峻挺拔的身影缓缓走出,夜幕倾颓之下,一双眸子尤其出神,羽睫是毛笔勾勒出的硬朗笔锋,含着酒般通透深沉的眼瞳。

是明楼恍惚间见到的那双眸子。

他缓步走至明楼身后,将风衣脱下,披在明楼的长衫上,明知他已昏昏沉沉,仍是轻手轻脚,怕惊了梦中人。

他把双手叠在石桌上,蹲下身,侧过脸去,静静地望着明楼的睡颜,

许久没见他睡得这样安稳了,那人这样想。

院中本悄然无声,只雨水由屋檐滴落之声,将彻天明。此刻忽听得轻声脚步踏至,月影庭前。

不用抬眼,已猜得出是谁。

来者一袭绛紫暗红织缎长衫,深蓝的围巾搭在颈窝上,隐约可见上面白色的经文,玳瑁眼镜架在清秀标致的一张脸上,胸前挂着一块血纹黄玉,隐约在月光清冷里。

是客栈的掌柜的,姓蹇,名桓,字怀山。

“想好了?”怀山站住在明楼身侧问道。

蹲在石桌边的那人站起身,望着明楼,点点头 ,想好了。

“好,那祝你顺利。”

“承你吉言。”

怀山递给他一小包药粉,毛边纸包起来,还透着淡淡一股药香。

“扇闻。”怀山说罢,转身向屋里走去。

闻言,遂打开药包,内里是细粒草色粉末,中药味儿旋即散开来,很像儿时坐在街边煎药的那股味道。

他不愿再深想那段岁月,只是又望向明楼,那天,他也是穿着一身烟灰色,敲开了禁锢他的破木门,如天神临一般,不由分说地就将年幼的他带走。

也就这样不由分说地,来到他的世界,一步一步,刻入了他的人生。

“大哥……”他流连着望了最后一眼,扇了扇那包药粉,刹那间思绪恍惚,缥缈唏嘘,如坠云端崖间。

待他一睁眼,一身正红,长身玉立,头束金冠,面容……却与自己并无二致。

正红那位轻声开口,却是不怒自威的味道,单单唤了两个字:

“明诚。”

怀山躲在走廊的转角,看见那一抹熟悉的正红,转身离开,心中默念,

唔,老朋友。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