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熙八年

无人气朋克养生博主

太和记 二 【多cp画具篇】

【12B楼×6B诚】

明楼是根铅笔,12B的。
阿诚也是根铅笔,6B的。

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天,小铅笔诚问铅笔楼:

“大哥,为什么你是12B,我却只是6B的呢?”

铅笔楼笑了一下,对铅笔诚说:“B就是black,所以12B比6B黑啊。”

“噢。”铅笔诚打量着铅笔楼圆润的笔杆,诚实地说“可是我觉得你不是很黑啊。”

“傻孩子。”明楼安安静静地躺在笔盒里说“我们心里是黑的呐。”

“可是……我怎么看不见呢?”小铅笔诚问。

“等到我们长大了……就看得见笔芯了。”大铅笔楼望着笔盒顶,有些无奈地说道。

终于终于有那么一天,胖铅笔明楼长大了,皮被削了,露出了炭黑的心。他笑着对已经哭出褶子的阿诚说:“阿诚啊,看见黑色的心了么?”

小小的阿诚看见被削秃了顶的明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你疼不疼,我给你笔芯。”

“傻孩子。”明楼躺在阿诚边上,说“我心比较粗,不疼。”

铅笔诚渐渐的停下抽泣,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铅笔楼,说:“明明是你皮比较厚吧。”

铅笔楼和铅笔诚并肩躺在笔盒里,静静地看着天花板,什么话也不说。

“如果世上有什么不美好的事是我们必定要经历的,”明楼想 “我情愿是我亲口告诉你。”

【橡皮远×HB然】

李熏然是一支HB铅笔,因为他很硬气。
凌远是一块橡皮,因为他可以擦掉李熏然不开心的痕迹。

铅笔然的理想是可以快点长大,然后被削掉,然后好歹画点什么,能做些贡献。

HB的H代表hard,就是很坚硬的意思。
HB的B代表black,就是黑的意思。

所以李熏然是个硬骨头,但是心里有些小忧郁。

不巧了,橡皮凌远专擦这些子小忧郁。

有一次画画的时候,用HB然排线,可是然然的颜色不够重,就被使劲儿地排,结果留了痕子在纸上,颜色依旧很轻。

后来换了支2B上,熏然躺回笔盒里休息。过一会儿听见一只橡皮说“哎我去,之前HB那道印子太难擦了,那张纸脸都擦疼了,估计也就留着了。”然后同其他人聊天去了。

李熏然听见以后很难过,默默地一个人侧着身子躺下,不一会儿眼泪珠子就唰唰地往下掉,一直在自责,怎么这么没用,贡献做不成反倒添了麻烦。

橡皮远刚刚看完铅笔楼的积食症,回来就看见头顶卷铅笔屑的HB然背对大家躺在那里。瘦瘦长长的,还是小小的模样。

橡皮远忽然间有些心疼,于是转身折返,顶着头那头橡皮卷走了出去。

HB然哭着哭着就睡了,醒了以后朦朦胧胧听见耳边传来聊天声:

“嗳,你知道吗,之前那个HB的印子被一只橡皮擦掉了!”

“啊?真的啊!什么橡皮那么厉害!”

“好像叫凌远吧……听说回来时候身上都擦掉了一层皮吧……也是够厉害的。”

李熏然听得心惊了一跳,缓缓坐起身来,转头就看见脱了一层橡皮的凌远走过来。凌远撑着身体走过来,朝李熏然笑了笑,说:“没事了,都擦掉了。”

然后HB然和橡皮远默默地坐下来,看着远处的人在聊天,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忽然李熏然的肚子发出了“咕——”的一声。哭了那么久刚刚睡醒,他确实很饿。

“走吧。”橡皮远听见后起来,拉起HB然的手就向外走 “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HB然被拉起来,“嗯”了一声,跟在橡皮远身后,越过高谈阔论的人们,找吃的去。

“从今往后,他绝对不能再一个人哭了。”凌远想“起码也要我陪着他一起哭。”

“但是……还真他娘的疼啊。”凌远悄悄地摸了摸身上的擦伤。

【纸擦笔荣×白纸方】

荣石是一支纸擦笔,也就是用纸做的笔。
方孟韦是一张白纸,就是很白很白的纸。

荣石从前也和小方一样很白很白,后来日子长了,擦着擦着就黑了起来。

之前的日子他都是很随性地过,看见不爽的就擦黑一点,狠一点。虽然他自己也会因为力的相互作用而受伤。

您是大爷,您开心就好嘛。

直到遇到了小方。

小方是一张8k的白纸,白月光的那种白,恍然一下就照进了纸擦荣的心里。

所以荣石不允许其他的笔伤害到白纸方一点点,每次都是其他铅笔寥寥画几笔,他就附上去擦揉起来。

一点一点的,把那些白色都擦成自己的颜色。
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颜色擦进他的心里。

“我们本是一样的光明,只是我历经了更多的沧桑。”荣石想 “ 我只希望是以我温柔的沾染,来分担你余生的重量。”

【画板谭×可塑橡皮赵】

谭宗明是一块画板,没了他就没了大半个江山。
赵启平是一块可塑橡皮,冷的时候坚如磐石,热的时候黏人不放。

可塑橡皮赵是一块可塑橡皮,简而言之就是可以随意塑型的橡皮。其特点就是双面性,气温低的时候就是块正正经经的橡皮,气温高的时候嘛……

“就是个黏人的小妖精。”谭总说。

谭总和平平的第一次相遇是因为没有胶带,于是就用有粘性的可塑橡皮粘在画板上。

那天气温高,可塑橡皮赵很容易就黏在画板谭的……腰上。

“赵医生。”谭宗明发言了,它知道这个人一直都想当一个救死扶伤的好橡皮,专擦各种疑难杂症那种。

“嗯?”橡皮赵抬头看着画板谭“谭总有什么事么?”

“啊,我脚扭伤了,你帮我看看吧。”

赵启平向下边儿望了望,看见板子底被划了一道口。好像也不是很严重嘛……

“没事的,谭总不必担心。”

“不行啊,赵医生再帮我看看,我是真的疼得紧。”谭宗明看着小赵医生“要是赵医生没时间,我们晚上再看看,吃个饭怎么样?”

“……”可塑橡皮赵感觉有点烧热,开始慢慢黏起来“谭总,我晚上有约了。”

“哦,这样啊,那就不麻烦赵医生了。”画板谭心想“都这么熟练地黏着了,肯定不是什么正经橡皮。”

果然,晚上的赵启平被灌醉了,黏啊黏地就是不肯走了,然后被同伴硬拖了出去,附在大佬画板谭身上。

“谭……谭总……”可塑橡皮赵软瘫在画板上发酒疯“你看你……身上这么多铅笔痕……我给你擦一擦啊……”

已经彻底醉了的可塑橡皮赵一直神志不清地说胡话:“你说你,累死累活半辈子……搞得遍体鳞伤……你以为我看不见啊……”他笑了两声“我看得清清楚楚呢……别那么骄傲嘛……我给你擦擦,来,擦……一擦……”

谭宗明看着黏在自己身上的赵启平,心里很是难过“你失约了,知道么?”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12B楼和6B诚还没削皮的时候吧,可塑橡皮赵看见还是崭新的画板谭,那些欺行霸市的铅笔们欺负新来的,在他身上乱涂乱画。

赵启平看不过,就扒在新画板身上,给他护住一点是一点。等那些铅笔走了以后,小可塑橡皮赵也下来,说“第一次有这么宽的地方供我趴着,真开心。”然后就回了还比较拥挤的小笔盒里。

谭宗明看着那块小橡皮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让自己变强,一定要。

“我拼搏了大半辈子,为了给你一个足够宽广的地方休憩生长。”谭宗明想  “依旧感激我历尽沧桑后,你来为我擦去遍体鳞伤。”

【美工刀蔺×2B琰】

蔺晨是一把美工刀,削铁不如泥,削你便如铁。
萧景琰是一支2B……铅笔,很有身价的2B铅笔。

从小时候起,琰琰看着哥哥姐姐们都削成了一支真正的铅笔,一直很羡慕。

所以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就会望着去被削的铅笔们,也自然而然就注意到了那把美工刀,蔺晨。

因为迎来送往,所以蔺晨知道的各种辛秘故事比明楼身上的C元素还多,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大家追捧的对象。

琰琰也耐不住性子,偷偷跑过去和美工刀聊聊天。

美工刀蔺看见过来的一支小2B,心跳漏了一拍,笑着招手:“过来啊,小美人儿。”

萧景琰听见以后,忽然间涨红了笔杆,耿直地丢下一句“流氓!”然后转身就跑走了。

“美人儿这么害羞啊……”蔺晨望着背影痴痴地想。

后来蔺晨在削铅笔的时候就四方打听,晓得那个小美人儿喜欢吃东西,于是天天吃些好吃的,意图引诱琰琰过来。

万万没想到,琰琰保持自己身为皇子的骄傲,就站得远远的,看着蔺晨吃。

蔺晨心想,不吃白不吃啊,于是景琰就看看看,他就吃吃吃。

后来他变成了一个大胖子。

全剧终。

开玩笑啦。

其实因为小美人的口嫌体正直,所以蔺晨一直苦闷于小手摸不到小嘴亲不着很多年。

直到景琰也长大了,轮到他去被削一削了。

美工刀蔺很温柔地削着外衣,里木,笔芯。

笔芯被磨得咔嚓咔嚓响,蔺晨问萧景琰有没有什么感受。

“好像嚼榛子酥的声音哦。”琰琰幸福地想着,脸上是淡淡的隐隐的微笑,生平被别人瞧出来。

蔺晨也回以他一个温柔的微笑。

“如果你的生命中需要我,我会以最温柔的方式让你成长。”蔺晨想“当你不需要我时,我就坐在那里吃榛子酥,默默地等一场地老天荒。”

【未知】

李熏然和赵启平有个武力值爆表的哥哥,叫季白,是个2H铅笔。

就是很2很Hard,啊呸,是Double Hard,两倍的坚硬。

至今未曾出现一位能够杠得过他的。

“或许也可以是包容他的呢?”阿诚一边数着这个月的薪水一边说 “听大哥说最近新来了个握笔器,好像叫……庄恕?”

握笔器,就是笔短了可以把他放进去,然后把笔接长。

“阿嚏!”长年身体倍儿棒的季三哥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评论(21)

热度(79)